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你我爱小说 > 都市现言 >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 第1119章 公主节目首秀 带火产业

夏挽沅一边吃着君时陵喂的水果,一边给电视台的导演回了个消息,“好的,我肯定准时到。”

君时陵看了一眼她的信息,“啧,这么忙,看来夫人是一点时间都不打算给我留的是吗?”

夏挽沅咬了一口樱桃,甜甜的馨香在嘴里漾开,“给你留了现场票。”

君时陵眼中浮上笑意,“那我下班了就去找你。”

夏挽沅点点头,“好。”

这些天一直都在外面拍戏,她都没怎么备课,现下,夏挽沅正认真的翻阅着手上的笔记,君时陵一颗樱桃接一颗的投喂夏挽沅,

夏挽沅习惯性的就咬下吃掉了,

然后就猝不及防的被拉进了君时陵怀里,灼热的呼吸压了下来,

“君时陵!”夏挽沅推了推他,“你别闹。”

君时陵语气中带着笑意,“出去这几天,没有想我吗?”

夏挽沅无奈的,“我还要看书,你别闹。”

“我不闹你,”君时陵弹了一下夏挽沅的额头,“你想什么呢?我就抱一下,乖,看吧,我处理工作。”

“.......”最后夏挽沅也没能拗过君时陵,躺在他怀里慢悠悠的看完了一堆资料,

安娆来到庄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个场景,她没忍住啧啧了一声,等到君时陵转过头来,她连忙乖怂乖怂的躲在薄晓身后,

夏挽沅坐起身,看了一眼安娆的肚子,像是越发的大了,“你怎么过来了”

“我们来发喜帖的呀。”安娆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再说了,医生说,我不能天天窝在家里不动弹,得出来多走动。”

夏挽沅朝着安娆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请柬,

设计的十分精美的请柬上,有着安娆和薄晓的照片,翻到里面去看,还有一个卡通版的廉颇和李白,象征着安娆和薄晓的初遇。

“都准备的怎么样了?”夏挽沅和君时陵都太忙了,没有时间关注安娆的婚礼,

“挺好的。”安娆点点头,“基本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穿你给我设计的婚纱了。”

说到婚纱,安娆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向往,上次试穿了一回,安娆在梦里都心心念念着,甚至还发出感叹,“要是每次结婚都能穿上沅沅给我设计的婚纱就好了,”然后便收到了薄晓的一个白眼。

送完夏挽沅这里的请柬,安娆和薄晓便直接离开了庄园,

薄晓和安娆的朋友都不多,但每一个都是值得他们亲自上门去送请柬的,两人这两天都忙的没有时间。

眼看着安娆和薄晓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夏挽沅有些感慨的看了眼请柬,“他们终于修成正果了。”

“嗯。”君时陵也拿过请柬翻看了一遍,“你喜欢这样的请柬吗?”

“很漂亮啊,”但夏挽沅骨子里毕竟还是深受着华国传统习惯的影响,“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传统的喜帖。”

君时陵深邃的眸光落在请柬上,若有所思。

——

如今的时代,其实除了老一辈人还保留着看电视的习惯以外,年轻一代人早已经没有了蹲着电视看的习惯,

在线视频的高度发展,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根本不用守着电视忍受广告的折磨,

大家就算是看,也都是看那些综艺做的很好的电视台,

官方电视台虽然是国家的电视台,但节目相对于其他平台来说,显得很是严肃,在年轻群体中一向不怎么受欢迎,收视率自然也一般。

但今天却很不一样,夏挽沅的节目还没开播,官方电视台的收视率便一路坐了火箭一般的飞升,将其他电视台的收视率远远甩在后面,

【默默蹲一个沅沅,我已经把我们家三台电脑都打开了,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看美女!】

【前面的,我合理怀疑你是来炫富的,有点好奇今天夏挽沅会讲什么哎?不过美女讲什么应该都很有意思,我太爱夏挽沅了,呜呜唔,】

【前面的,别爱了,你看看观众席上坐着谁再考虑一下自己发出来的弹幕行吗?你不想要你的号了是不是?】

节目还没开始,此时的镜头正在观众席上逡巡,

导演很显然也知道大家都想看什么,于是不断地示意摄像师将镜头给到观众席第一排,

此时的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上,坐着君时陵,

他一袭黑色的西装,衬得整个人越发的身形颀长,眉目如画,矜贵傲然,领口处打着的偏蓝色领带,倒成了一片深沉中唯一的亮色,

夏挽沅还没出来,弹幕却已经井喷式的爆发了,

主持人出来说了几句话,介绍了一下这档科普类节目举办的初衷,顺便插入了两个广告,在把观众们的胃口吊得极其足的时候,这才笑呵呵的,“我估计今天晚上大家是不想看到我的,那么话不多说,我们请出夏挽沅。”

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最前排的君时陵也抬起手鼓了鼓掌,然后,穿着一袭碧蓝色齐膝礼服的夏挽沅就出现在了台上,

冰肌玉骨,若凝霜雪,

“大家晚上好。”

夏挽沅说着话,眼睛下意识的往君时陵那里看了一眼,脸上的酒窝微微浮现,君时陵脸上也带上了宠溺之色,

【卧槽,我要举报官方电视台骗人,这是科普类节目吗?这明明是骗狗进来杀啊!】

【我刚刚还在纳闷,君总这性格的人,应该不喜欢打亮色系的领带,现在看到夏挽沅的裙子,我懂了,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打扰了。】

【好幸福呜呜唔,夏挽沅害羞的样子我真的好可!!我太爱她了!】

台上,夏挽沅已经收敛了神色,严肃的看向镜头,

官方电视台并不限制她的讲课内容,夏挽沅原本定的内容是给大家科普瓷器,

但在来的路上,夏挽沅看到了这两天一直挂在网上的关于她捏糖人的热搜,

见网友们对这些东西这么感兴趣,夏挽沅决定,就给大家讲讲她前世觉得好玩的这些手艺。

观众们原本以为官方电视台的科普节目,外加夏挽沅这个高端的清大教授,那么授课内容应该是琴棋书画,

夏挽沅这个人长得就让人觉得诗情画意,那她讲的课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书香气质的,

很多观众已经买好了笔墨纸砚摆在电视前,就等着接受夏挽沅的一通点化,然后自己撸起袖子开画了,

然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夏挽沅手一扬,身后的大屏幕上居然出现了一堆的美食,

烤鸭、月饼、佛跳墙、烧麦.........

一道道菜色泽鲜美,诱人的汤汁衬着菜品,大晚上的,看得人口水直流,

夏挽沅随便点了一个菜,“就从这个佛跳墙讲起吧.........”

于是,夏挽沅从它的做法,到它的各种传说全部介绍了一遍,

夏挽沅就着佛跳墙,开始讲起了故事,

有一说法,佛跳墙是清朝官员所做,也有说是一位乞丐偷了剩菜焖煮而成,甚至还有传说这道菜是著名的文人苏东坡做出来的.............

讲到最后,夏挽沅才说,“其实佛跳墙也是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共4个批次、10个大类、1372个项目、3145个子项.................”

夏挽沅本身是个涉猎极其广泛的人,美食、工艺、文学、音乐,一切仿佛不沾边的东西,在夏挽沅这里却像是浑然天成的一体,

她能把美食融到乐曲里,能把工艺技术的美感形容成一首诗,

本来枯燥的科普知识,在夏挽沅既生动又有趣的讲解中,在观众们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观众们听得目瞪口呆,

连参与节目制作的工作人员们都听得津津有味,

很多大人们原本很生气自己的孩子大晚上的不睡觉看电视,本想着来把电视关了,却没想到,只听夏挽沅讲了几句,便被吸引进去了,和孩子们坐在沙发上一起看。

时间在众人毫不注意的情况下溜得飞快,

直到夏挽沅停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太多,其中蕴含的东西过于复杂,今天只讲了其中一类,剩下的,大家要是可以感兴趣的话,能够自己去查一下,下周见。”

【啊啊啊不要啊,我还想听!!!!!我和我的家人都听得津津有味!!怎么一道小小的菜品后面也有着这么多可可爱爱的故事啊!!古人真的好有才啊!】

【我终于感受到,五千年历史有多宝贵了,在漫长的历史中,很多东西被赋予了各种神奇的色彩,然后口口相传到了今天,这种传承的感觉也太美好了吧。】

【我只想说,原来我们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这么多。。。。。。我一直以为只有很少的几种的,没想到居然高达几千上万,厉害了,是我没文化,打扰了。】

收看夏挽沅节目的人数众多,涵盖了各个年龄层,

人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不知道的时候从来不会想到去了解一样东西,但当知道了一点后,就会开始各种好奇,想要把事情全部弄清楚,

就比如今晚的科普,

夏挽沅只是讲解了其中一个细小的分类,但她引经据典,让大家感受到,

哦,原来随便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元素,背后很有可能有着各种神奇的传说,有着无数的轶事。

曾经被官方们各种呼吁要保护要传承,但始终没有引起过大家重视的文化遗产,

一夜之间,火了。

各种社交媒体为了迎合大家的兴趣,也开始大肆的宣传各种跟文化遗产相关的新闻,

网友感兴趣,新闻就越来越多的推送,推送的越多,感兴趣的人也就越多,这就是一个正向的循环,

此时的夏挽沅没有去注意网上的风潮,录完节目,她便和君时陵一起去了电视台大楼后面的夜市。

夏挽沅录完节目已经是11点,再加上收拾完东西已经很晚了,此时的夜市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些稀稀疏疏的顾客在路边小摊上挑挑拣拣,

夏挽沅拉着君时陵的手走到一个卖糖人的小摊前,指了指他面前做糖人的原材料,“老板,我能自己做一个吗?钱给你。”

老板自然同意,“当然没问题,你自便就好。”,老板笑呵呵的接过百元大钞,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躺着赚钱的事情?

夏挽沅走到小摊后面,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白如玉的手腕,她冲着君时陵笑了一下,“答应要教你捏糖人的。”

君时陵眼中浮上笑意,“好。”

夜市里的游人已经很少,摊贩们大多也不认识君时陵和夏挽沅,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有两个人正手捧着糖泥,像小朋友一般的捏着糖人。

夏挽沅耐心的教君时陵怎么捏,君时陵学的很快,没有多大一会儿,便跟随着夏挽沅的动作,也做出了一个小人,

这小人只有身体躯干,暂时还没有脸,需要用颜料上色才行。

夏挽沅手里,一个穿着西装的缩小版君时陵已经做好了,她看了眼君时陵手里的糖人,“你的也给我,我帮你画。”

君时陵却躲过夏挽沅的动作,“不行,我自己来。”

君时陵虽然在书画上没有研究,但他对夏挽沅实在是太熟悉了,

熟悉到她的每一寸骨头,每一个细微的神情,他都记得十分清楚,

君时陵站在路边,用笔尖蘸了蔬菜汁,小心翼翼的给手里的糖人上色,他画的有点慢,夏挽沅想催他,都因为他太过认真而作罢。

半晌,君时陵将手里的小人递到夏挽沅面前,“看看。”

夏挽沅一看便笑了,

君时陵的画功虽然一般,但对她的神态把握的太好,也称得上是栩栩如生。

“画的很好,”夏挽沅夸了君时陵一句,

“嗯,回家。”夏挽沅的夸赞取悦了君时陵,她将夏挽沅手里的糖人拿过来,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你拿这个干嘛?”

“存着。”君时陵眼中带着笑,“这可是夫人专门送我的礼物,一定要好好的保管起来。”

...........

两人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走入了夜色。

节目已经过去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关于夏挽沅科普的话题依然是火爆全网,各种关于她的讨论层出不穷,

“卫姐姐,你说夏姐姐为什么这么厉害啊?”鹿梨撑着下巴,激动的看着手机屏幕,

看着夏挽沅的讲述,鹿梨觉得自己的书都是白读了,毕竟夏挽沅讲的那些东西,自己一点也不清楚。

卫衿浅浅一笑,“她确实很厉害,你跟着她,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鹿梨苦着脸,

她觉得,跟着夏挽沅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不错,

但也很容易让人感觉到自闭好吗?简直是全方位的降维打击。

鹿梨看了眼卫衿,见她眉目中略有疲色,“好了,卫姐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不打扰你了,中午我再来看你。”

卫衿输液的药物中,含有助眠安神的成分,她现下确实是困了,于是冲着鹿梨点点头,“好,你先去忙吧。”

鹿梨扶着卫衿躺下,给她盖好被子,然后才从病房里出去,

刚走到楼下大厅,和上次同样的位置,

她又遇见了宣升和丁姗姗,

这一次,丁姗姗是一脸娇羞的走在宣升旁边的,

丁姗姗想跟宣升说话,但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丁姗姗只好作罢,

她一抬头,却看到了正往这边走的鹿梨,见鹿梨的眼神全部黏在宣升身上,丁姗姗眼中闪过戾气,

“阿升,我有点事,我想先去一下卫生间,你先上去等我吧。”

宣升眼底涌上黑暗,但面上依然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嗯。”

两人分开而行,宣升自顾往电梯方向走,丁姗姗则朝鹿梨躲着的墙角走过去,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怎么找你人也找不到,你是不是故意不想帮我做饭?”丁姗姗语气很冲,这几天为了掩饰,她找了各种理由向宣升解释不能继续送饭的原因,

“我有自己的工作,我又没卖给你。”丁姗姗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鹿梨不太高兴,

“嗤,”丁姗姗轻蔑的看了鹿梨一眼,“你一个小助理,在我面前摆什么谱呢?”

“........”鹿梨也不客气,“那你又有多高贵?”

丁姗姗得意的冲鹿梨笑了一下,红唇妖艳,“小妹妹,我就凭这个。”

她说着话,右上抬起来,搭上自己的肚子,

鹿梨先是难过,然后反应过来,“你跟宣总在一起总共都没有半个月,你哪来的孩子。”

“哟,不傻嘛,”丁姗姗笑了笑,“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阿升最近总是喝酒应酬,胃疼,你都回来了,也该继续给他送饭了吧?”

丁姗姗一边想刺激鹿梨这个失败的情敌,另一边,她又有求于鹿梨,

“我知道了。”鹿梨讨厌丁姗姗是一方面,但也不会把气撒到宣升身上,“中午老地方送给你。”

“OK”达成了目的,丁姗姗心满意足的离开,

医院大门处,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见丁姗姗终于离开,他压下帽檐,将袖口处藏着的摄像头塞回袖子,然后转身,消失在了人堆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