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你我爱小说 > 竞技 > 我行让我来[电竞] > P白番外(完)

我行让我来[电竞] P白番外(完)

作者:酱子贝 分类:竞技 更新时间:2021-01-21 13:43:35 来源:笔趣阁biz

一局排位结束,简茸点开战绩1/7/8队友后面的举报按钮,把游戏中不能骂人的憋屈全发泄在键盘上,转眼就是洒洒洋洋的三百字小作文。

然后他忍无可忍地转头:“有话就说。”

从简茸回基地到现在就直盯着他不放的庄亦白眨眨眼:“也没什么要说……”

“那就把你脑袋给我折回去。”

“——其实是有个事想问你。”

“问。”

“真的能问吗?”

“……”

在简茸“你想死吗”的眼神中,小白挪动电竞椅坐到他旁边,小小声、含蓄内敛地问:“就是……那什么,你和我哥……那什么,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那什么……你屁股疼吗?”

TTC中辅决裂了。

具体表现在:简茸把直播间头像换成了小白n年前打比赛时的黑历史杀马特超绝视角丑照,小白不甘示弱换上路柏沅几年前的照片,谁知招来一堆在他微博下高喊“我老公以前也好帅”的评论;直播过程中两人互动为零;二人排位相逢成对手,简茸把下路当中路玩,小白不服输也跟着打野天天光顾中路……等其余一些幼稚无害的针对行为。

“十分钟来了四次下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反正他就仗着你不在疯狂干我,还好我哥去复诊了,要是他在和我哥双排那我那局直接挂机好了。”小白手撑在Pine电竞椅扶手上告状,说完低头喝了口Pine刚给他带回来的奶茶。

Pine刚去俱乐部总部签完续约合同,正会儿正在单排混直播时长。他熟练地补着刀,问:“所以你问他什么了。”

小白扫了眼亮着的摄像头,毫不自然地撇开眼,过半晌才嘀咕:“……没问什么,一点无关痛痒的事。”

他是Pine直播间的常客了,粉丝闻言立刻调侃——

【庄亦白你变了,你有不能告诉Pine的小秘密了。】

【挨得好近啊……这两人真的没有在一起吗?】

【铁粉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绝对没有,这俩直男平时相处都这样。】

Pine玩游戏很少看弹幕,弹幕助手开着也只是给观众一点面子。感觉到倚在自己身上的力道消失,他转头问:“去哪?”

“换身衣服,”小白道:“一会不是要出门聚餐么?”

Pine看着他心不在焉地离开训练室,直到看不见背影了才收回视线。

敌人的基地已经被队友推掉,游戏结束并返回到战绩页面。Pine靠在椅子上左右活动了下脖子,在队伍里的辅助发出双排邀请的同一时刻退出了战绩房间。

庄亦白这几天有点怪。

也不是很明显,就是总喜欢走神,垂着睫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庄亦白是藏不住事的,但这种状况已经足足维持了快一周,眼看着都快憋坏了。

Pine点了一支烟,难得抬眼看了一下弹幕助手,正好看到一条【还有人不知道Bye天天缠着Pine卖腐蹭热度吗?心疼Pine身为后辈敢怒不敢言,连转会期都没逃掉】。

他叼着烟把说这话的人给封踢999年,淡淡道:“房管勤快一点,别让我自己动手。”

这次聚餐是丁哥安排的,晚上还订了ktv的包厢。他们的休假即将结束,后天将恢复训练好去迎接英雄联盟德玛西亚杯比赛。

因为是训练前的狂欢,丁哥这次破例主动给他们点了酒,本意是想让他们小酌过个瘾——

“庆祝我们今年拿到大满贯!”

“庆祝队长出柜成功!”

“庆祝我们俱乐部全员续约!”

“预祝我们德杯顺利夺冠!”

酒桌代师袁谦频频起身带节奏,大家听了他这些话也高兴,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灌。

袁谦这人哪哪都好,就一个缺点,喜欢劝酒。

简茸在听到“出柜成功”的时候眨了下眼,默默把酒杯里剩的大半杯喝光。

他刚要继续给自己倒酒,酒杯被旁边人拿过去。

路柏沅拿起刚买的矿泉水,在桌下偷偷给他杯子满上,放到他手里后举起自己的酒杯,面不改色地对袁谦道:“预祝你求婚成功。”

袁谦红着脸挠挠头:“哎好,谢谢队长。”

简茸:“……”

袁谦一口饮尽,再次续杯:“再预祝……”

“别特么预祝了。”丁哥伸手拽他:“一会醉了谁负责?!”

袁谦立刻道:“小茸醉了有队长,小白醉了有Pine,不怕。”

丁哥:“那你醉了呢?我先说好,我可扶不动你。”

袁谦想了想,把酒杯放下了。

但现在收手有一些晚,有位十分捧场几乎句句都跟着举杯的专业凑热闹人士已经喝红了脸。

Pine把小白的酒杯挪走,看着他筷子在锅里搅和半天都没能把想吃的夹出来,干脆帮他动了手。

小白看了眼碗里的牛肚,又转头看了眼Pine。

Pine道:“不舒服?”

小白摇摇头,轻轻打了个酒嗝,凑近他喊:“P宝。”

“嗯。”

小白垂眼盯着他卫衣前襟的绳子看了一会,问:“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吃饱喝足,丁哥叫来服务员结了账,起身道:“那走吧,我订的ktv包厢也到时间了。”

“我们不去了。”Pine半扶着庄亦白起来:“有点事要回去处理。”

-

回到基地,Pine直接把他带回了自己房间。

把人放到沙发上,Pine去泡了杯蜂蜜水。

一路坐车回来,小白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他开口叫了一句:“P宝。”

“嗯,”Pine把杯子递到他嘴边:“喝。”

小白小小喝了一口。

Pine:“拿出你刚才喝酒的气势喝。”

小白:“……”

他一口干了一杯。

Pine满意了,把杯子放到桌上,然后才问:“怎么了。”

小白仰头看他:“嗯?”

“我们是在谈恋爱。”Pine用指腹把他嘴角的水光抹掉:“所以怎么了。”

小白眨眨眼想了一会,朝他笑了一下:“其实也没怎么。”

“就是……总觉得我们还跟以前一样。”

“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打游戏。”小白顿了顿:“连粉丝都觉得我们和以前没差……”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

Pine撩起他额前的头发,弯腰低头把他吻住了。

他们都喝了酒,这个吻带着干涩的清苦。小白本来就喝得有点多,这一下直接被亲得脑袋发晕,脚底都像在飘。

被松开时,他感觉到Pine在揉他头发,带着一点力,揉得他后颈发麻。

Pine垂着眸光看他,道:“我们以前会这样?”

小白记得自己跟Pine第一次见面时,Pine还没他高,看着就是个发育不良的小屁孩。

而现在,Pine只是轻飘飘一个目光落下来,他心跳失衡,无法动弹。

他下意识做了一个吞咽动作,过了两秒意识到自己咽的是什么,他脸烧红一片,然后抬起头道:“那倒不会……”

“但你不是说过,谈恋爱会做的事不止这一件吗?”

Pine一顿,垂在一侧的手指轻轻动了下。

“你不想试试么,”酒精让庄亦白看过来的目光比平时更加大胆直白:“我都学会了。”

Pine看着他:“学?”

小白:“也不是学,我就是去查了一下。”

查完之后,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个巨他妈离谱的梦。

想到那个梦的内容,庄亦白忍不住揉揉脸,清醒了一点点。

后来每一个吻他都有些躁动——但似乎只有他。每次接完吻,Pine都会帮他擦擦嘴角,然后他们再若无其事的回到平时的相处。

感觉到Pine的沉默,庄亦白明白了,似乎只有他自己有这种难以启齿的念头。

丢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消息提示,打破了庄亦白后知后觉的害臊。他立刻站起身来,喃喃自语:“我手机……”

手臂被人拽住。

Pine的掌心很烫,烫到他觉得被握住的地方都快要烧起来。

“你学了些什么。”Pine说:“给我看看。”

……

庄亦白曲膝半躺在床头,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另只手撑在Pine的肩膀上。

他眼尾和脸颊都是红的,额头沁出汗,想看又不敢看。

Pine一边手往下,俯身去亲了一下他的手背:“是这样么。”

庄亦白胡乱点了几次头。

Pine:“不睁眼看,怎么知道我做得对不对。”

庄亦白连脖子都红了:“……你随便吧,我好像又不是很会了。”

他听见Pine很短地笑了一声,然后突然放开了他。

小白愣了一下,立刻睁开眼——看到男人从地上捞起大衣,从里面拿出了几样东西。

小白看清那些东西:“你什么时候……”

“吃饭之前,去买烟的时候。”

小白怔怔地看他,眼睛还是红的:“原来你也想跟我上-床。”

“……”Pine脸色有一瞬间无语:“你说呢。”

“哦。”小白眨了下眼:“我以为只有我这么想。”

庄亦白不管做什么事话都很多。

Pine承受了几年,终于在今天找到了治他的办法。

“你上网都查什么了?”Pine捏了捏他的脚趾。

“没,没查什么……”小白声音有些哑,断断续续地应他:“那些,都很恐怖……”

“那还跟我做?”

“……想到是跟你,就觉得……还好。”小白把脸全埋进了枕头中:“你……别和我说话。”

…………

醒来时天已大亮。

小白半眯着眼扫视一圈,他旁边是空的,浴室里有水声。

感觉到身体不适,他皱眉舔了舔唇,拿起手机想看一眼消息。

群消息跳在消息最顶端。

【丁哥:阿姨熬了粥,都下楼吃早餐,吃完我们开个会。】

【丁哥:@全体成员 都醒了?】

其余人很快都给了回复。

【丁哥:@P宝的小辅助 @bye的猫爬架 你俩呢?】

【丁哥:?】

看到这,小白和丁哥发出了一样的疑惑——

【丁哥:@bye的猫爬架 这他妈是谁???】

小白掀被下床,刚走了一步就疼得他“嘶”了一声。

他艰难地走到浴室门口,跟刚洗漱完的Pine对上了视线。

Pine:“醒了?”

小白靠在门框上发了几秒钟呆,然后举起手机道:“你微信名……改了?”

“嗯。”Pine扯下毛巾,随意抹了下脸:“现在能感觉到了么。”

“什么?”

“我们在恋爱。”

-

发消息没人回,丁哥干脆上楼来找人。

他走到Pine房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咔哒”一声,门开了。

他和庄亦白对上视线。

这货在Pine房间留宿的事他已经见怪不怪,换做平时他或许会调侃一句“能不能给你AD一点自由”,但今天……

说来别人可能不信,但自从他们队伍中野谈恋爱之后,他似乎就有了一项新的技能——裸眼探基。

丁哥低头打量,庄亦白穿得是Pine的衬衣,衣领空出一款,露出他脖颈上无数斑斑点点……

正巧Pine裸着上身从浴室出来,男生冷冷淡淡瞥了他俩一眼,转身往屋里走去,肩后是几道残忍的抓痕。

-

这一天TTC的集体会议没能开成,改成了三人会谈。

中途发生了怎么样的对话无人得知。

只是会议结束后,丁哥在阳台抽了两包烟,然后颤抖着手发出一条朋友圈——

【丁哥:TTC来个战队经理,老子不干了。】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