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你我爱小说 > 玄幻 > 魔临 > 第六百零八章 谢

魔临 第六百零八章 谢

作者:纯洁滴小龙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2-03 17:40:07 来源:笔趣阁biz

“七个屁孩?”薛三疑惑道,“主上不认为那个黑甲是其中之一?”

郑凡点点头,道;“如果是其中之一,那确实是意外之喜,但现在,我更倾向于,他是类似奴仆或者护卫一样的角色,亦或者可以称为,触发者。

起的,可能是一个串联的作用,有点像是甘道夫。”

“所以主上,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梁程开口道,“继续搜索……那些可能现在还是孩子的魔王?”

瞎子笑了笑,道;“你是怕提前收网后,会太无聊了么?”

四娘道:“如果都像天天现在这个样子的话,至少目前来看,确实没什么好害怕的,而且已经证实了,我们的行为影响,并不在预言的预测之中。

就比如这次咱们抓住了黑甲,靠的,是我们侯府的实力。”

有人海战术的优势时,就没必要去单挑了。

瞎子将新剥好的橘子丢给了樊力,

道:

“主上,属下的建议是,该找找,该寻寻,一切随缘,能找到几个,都是惊喜,实在找不到也无所谓。

占据了这么多先手的咱们,还真没什么好怕的,甚至属下还有些跃跃欲试。

咱们先前的担心,是怕预言中的魔王苏醒即巅峰,这样对于咱们而言,就实在是太被动了,比如鲠在喉更甚,相当于是刀架在了咱们的脖子上。

现在来看,虽然不能说一切尽在掌握,但我们已经坐上了牌桌,我们自己是参与者,同时也瓜分到了一定的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力。

主动在我,不慌。”

瞎子的话,倒是大家伙的共识。

日子,还得继续过,享受事业的享受事业,享受生活的享受生活,瞎子为首的,是一群野心家,哪怕是一向闲适的郑凡,骨子里也有着叛逆的精神;

但并没有那种当“开国太祖”的思想包袱,没有自己不辞辛劳为后代扫清障碍的情操。

简而言之就是,哪管我死后洪水滔天!

阿铭喝了一口酒,

调侃道:

“九霄龙云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瞎子不以为意道:“主上是将天天当亲儿子的。”

这话,没丝毫水分。

靖南王何等人物,如果不是看重主上这方面的特殊,也不会选择将儿子寄养在他那里。

这其实也是田无镜当初态度转变的关键所在,以前他是看出了郑凡脾性上的“天性”,故而会时不时地出手打压,但后来,很荒谬的是,这世上真的能不以任何利益为目的且愿意为了“天性”而不惜一切的,只有郑凡。

郑凡拍了拍手,

道;

“这件事的基调就先定下来了,以不变应万变。黑甲的身份,瞎子,你再负责跟进,我不信这样一个存在在赫连家历史上会没有名姓,将其生平给挖掘出来,有利于咱们更为充分地掌握预言的信息。”

“是,属下明白,属下会马上派人去曲贺城。”

“阿铭。”

“属下在。”

“你也别继续歇着了,给你找个差事做做。”

“请主上吩咐。”

“先去颖都,再去历天、曲贺,甚至,可以拿着我的亲笔信,去燕京城,三侯盟誓的事,得翻找出具体的记载,虽然大概的意思,咱们能粗略地猜一猜,但我想知道细节。”

“是,主上,属下明白,属下今晚就动身。”

他动身,其实很简单,带上酒就可以走了。

薛三有些疑惑道:“那岂不是和瞎子的差事重了么?”

瞎子开口道;“没文化。”

薛三耷拉着眼皮,等着解释。

瞎子又拿出了一个橘子,

道:

“八百年前的记载,口口相传是不可能信的,只能靠古籍去找寻。三家分晋的三个本家,赫连、闻人、司徒,和当年三侯时代比起来,还是过于年轻稚嫩了。

所以,无论是去颖都还是去历天亦或者是去曲贺,只是走一个过场。

原本的晋国皇宫早就荒芜了,最终,想找到真正的线索,还是得去燕京。”

四娘开口道;“瞎子说的对,古籍这种东西,想要保存好,必须得有一个强有力且持久的政权做庇护。

晋国正统早就式微,晋国皇宫更是被咱们洗劫过了一遭,当年也没注意什么典籍这类的存在。”

说到这里,

在场所有魔王们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就连主上,都有些神色讪讪。

彼时郑凡要转任盛乐城城守,要开荒新地图,缺启动资金,可是连人家晋国皇宫太庙里的金身都刮下来了;

值钱的,全都运走,那些典籍文书这类的所谓“文化瑰宝”,在那会儿动荡的晋地,压根就不值钱,带着还极为麻烦累赘,甚至,纵兵劫掠时,还焚毁了不少。

所以,严格意义上而言,后世史学家完全可以批判他们当初目光短浅的暴行,对晋地文化的“摧残”和“破坏”。

而眼下的平西侯府,眼下的晋东,虽然可以称得上是小“兵强马壮”,毕竟刚刚以一己之力打赢了楚国;商贸也极为发达,百业也是肉眼可见的兴旺,但确实是“文化荒漠”。

先前郑凡说的,让阿铭去郢都等三座晋地昔日“首府”去看看,也只是去碰一个运气,燕人打入晋地后,和郑凡等人在晋国京畿皇宫的所作所为那真是大哥不笑二哥,毕竟彼此都是黑龙旗帜下的丘八;

要让燕军懂得珍重晋地文化,保留古籍什么的,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燕人骨子里,到底是“蛮”,普遍也没“文化”。

唯一值得有期望的,还是燕京,因为燕人自始至终,哪怕是当年和蛮人厮杀得最为惨烈的时候,都保护着自己的国都没被攻破过。

“那为什么要让阿铭去,直接写一封信……”

瞎子摇摇头,对薛三道;“还是得阿铭去才合适,阿铭在主上身边的时间长,燕皇也是知道阿铭的,让阿铭持主上亲笔信,才能更方便地在燕京城找到相类似的记载。

这里头,到底有为尊者讳的意思。”

三侯盟誓,不背离大夏,但大夏还是亡了,随之建立起来的,是大燕、大晋和大楚,很显然,各家老祖宗在这件事上,是做的不地道的。

普通一封书信过去,那边可能就随意地打发了。

只有凭借着主上和燕皇的关系,再由燕皇知道的主上亲信亲自过去,才有可能被开“方便之门”。

瞎子又道;

“主上,属下还觉得有一个地方可以试一试。”

“哪里?”

“楚国。”

梁程道:“郢都都被烧了。”

“呵。”

郑凡忍不住笑了,自嘲到一定程度后,就是真的笑出了声。

由此可见,燕人,当真是诸夏文化的毁灭者。

瞎子开口道;“楚国,有一个人,曾做过靖南王的老师,也曾一人编纂过四国史书。”

孟寿。

郑凡有些意外道;“那老家伙,还没死?”

“应是没死,毕竟没收到信儿,所以,属下建议可以由公主亦或者是屈培骆出面,联系楚地的一些愿意帮这种小忙的贵族亦或者是熟人,去孟寿那里打探一下消息。毕竟,那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历史活化石。”

“好,还是你来安排。”

“是,属下明白。”

“那就这样吧,谁想下去看黑甲,切片研究什么的,得提前通知其他人,这东西毕竟是关在咱们家里,可容不得丝毫马虎大意。”

“是,属下明白。”

“属下明白。”

郑凡起身离开;

薛三笑道;“打个赌?”

瞎子不屑道:“不用打赌了,主上是去看孩子了。”

……

“哥哥,疼不?”

太子站在床边,看着趴在床上的天天。

“不疼哩。”

“哥哥骗我,怎么可能不疼。”

“爹打的,不疼的。”

太子摇摇头,道:“我不信。”

“你被你爹打过么?”天天问道。

“没有,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我被我爹药过。”

“唔……”

“哥哥,吃早食么,我喂你。”

“不了。”

“那我去吃啦。”

“去吧弟弟。”

太子去吃了早食,吃着吃着,他还有些开心。

等到吃完早食到院子里后,发现刘大虎今儿个没来,太子更开心了。

这种开心,源自于原本的班级倒数第一,在排在自己前头的人都缺席了后,自动荣升到了头名。

太子开始愉快地一个人跑操,

感觉今日上午的空气,都是那么的清新。

郑凡来到了天天的屋子里,

上辈子,他没孩子,这辈子,俩亲生的还在他们妈的肚子里。

不过,因为上辈子父母之爱的缺失,郑凡觉得自己如果当父亲了,必然会是一个和孩子打成一片的好父亲,会和孩子成为朋友。

现在,他发现自己想多了。

站在门口,

他知道天天还躺在床上,但就是没有迈步走进去看看,一些亲近安慰的话,也难以说出口。

到头来,

郑凡只能跟一个极为封建的大家长一般,在门口驻足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

楚地,

陈宅;

孟寿坐在摇椅上,晒着太阳;

身旁,有小童子在烹茶。

其人脸上,早就遍布老人斑,身上散发着的,是类似古老藏书的那种略有腐朽的气息。

他快死了,

他真的快死了,

但他,还是没有死。

当年,燕国将举国伐楚之际,修完了《燕史》的他,辞别燕京,决意返楚,他想死在母国。

他身上虽然没具体的官职,但其之清貴,连宰辅都比不上,归国后,更是被摄政王召见,一边下着棋一边眺望着北面郢都的大火燎天。

是他,告诉了摄政王百二十年的气候轮转,摄政王以此为契机,去刮骨疗毒之法。

但现在看来,

局面,

并没有好。

平西侯府矗立在晋东,没有原则,却又坚定地秉持着某种原则。

大楚本想浴火重生,却又被那位平西侯爷再斩一柱国,大楚又再折一大将军。

在听闻这一消息后,

孟寿脸上的老人斑,一夜之间,又重了一些。

修了一辈子的史,一直到那一刻,他才觉得,自己仿佛也生活在史书之中一般。

史书之中,总有那种以一己之力对抗浪潮的英杰人物。

普通的英雄,讲的是好风凭借力,顺势而为;

真正的英雄,是自己掀起这浪潮,且能去进行引领。

平西侯,就是那种人物。

陈家的家主,比孟寿还低一辈的老者正在外头候着,不敢打扰孟寿的清静。

孟寿本姓陈,是陈家子弟,但因其出身,早早地被革了姓。

这或许是陈家百年来,做的最错的一件事。

孟寿睁开了眼,他刚刚又打了一个盹儿。

每次有困意时,他都很坦然地闭上了眼,想象着,下一刻就是自己的年卒;

可是,又醒过来了。

古往今来,多少大人物恨那天不假年,可惜,自己这里,却是想结束却一直没能等到天命。

陈家家主见状,小步走入,跪伏下来,执晚辈礼。

“叔,陛下会盟归来,将过陈郡,想来,是会来看望叔叔的。”

孟寿睁开眼,看了陈家主一样。

陈家主只觉得在这一眼里,似乎看透了自己的所有心思。

“叔,侄子打算迎接陛下,这仪式上,叔可有教我?”

陈氏不是大贵族,就是巅峰时也和独孤屈氏那种的完全没得比,伴随着摄政王对楚国贵族的下刀,高层贵族还能依靠“卖身”来获得新的投靠,底层贵族多少带点含情脉脉地安抚,中层贵族,就实惨了。

陈氏的日子,不好过。

陈郡本该是陈氏的封地,但如今,陈氏只在郡城这里一带还保留着势力,族内的私兵早早地被拆解掉了,贵族的荣光,早就不复。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需要主动求变去做些什么,身为一家之主,总不能坐视家族一步步沉沦。

“迎接?仪式?”

“是。”

孟寿笑了,

道;

“陛下是个高傲的人。”

“这个,侄子知道。”

“和乾会盟,实乃无奈之举,范城之败,我大楚对北面的空虚孱弱,显露无遗,陛下是被迫才与乾国站在了一起。

可能,在你们看来,乾楚结盟,乾人的财货粮食输入进楚地,可解大楚燃眉之急,可解大楚对北面之困顿。

但当年,燕国举燕晋之力伐楚,我大楚虽处弱势,却依旧能以一国之力勉强抗衡,如今,面对一平西侯府,竟狼狈至此。

此次会盟,于陛下而言,是耻辱。

陛下大张旗鼓地去,是为了给你们这些人安心;

结盟归来,你再大张旗鼓地欢迎,就是给陛下心里添堵了。

我这老不死的还有一口气在,陛下到底会照顾点陈氏的面子,你要是嫌自己的命长,就把欢迎搞得再盛大一点儿。”

“叔,真的到了如此地步了么?”

“我非陈氏之人。”

“叔,您是!”

“念在这段香火情,我就送你两句话,这之后,你就不要再经常来了,被打扰一次,多说几次话,可能我就越是容易一觉不醒。

倒不如丢我在这儿自生自灭,可能还能多挺一会儿。

第一句话,陛下会盟归来,陈氏上下,不要声张,就当,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陛下若是想来见我,陛下自会来见。

第二句话,伸头一刀,缩头一刀,陛下已无退路,范城之败,扯下了大楚最后一条遮羞布,陛下不会抚恤贵族再含情脉脉的,只会将刀,下得更狠辣。

都是要被砍,主动把头送上去,还能留一段情分。

陛下大肆提拔寒门,又接纳山越之人,不是陛下不想用贵族子弟,真正能用的人,还是贵族子弟居多。

无非是,有些人,牵挂太甚罢了。

你懂么?”

“侄儿,懂了。”

“你会做么?”

“侄儿……”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呵呵。”

陈家主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咳咳……”

孟寿咳嗽起来。

陈家主马上起身帮忙拍背。

“知道为何我会再回陈家住着么?”

“您是看在当年我母亲曾接济过您的情面上。”

“是。”

孟寿长舒一口气,停止了咳嗽;

“叔,非是侄儿看不开,如今局面,侄儿其实看得很清楚,陛下的刀,就在上面,燕人的刀,就在外面;

陈氏本非大族,就算是情分交上去了,到最后,还能留下几何?

交了,陈氏也就不再是陈氏了,不交,家里人,尚且还能再浑浑噩噩一段日子。

这家主,当得难啊。

着眼未来,其实也就我一个家主会这般去想;

但全族上下,绝大部分都想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觉得,

陛下,也是一样。”

“天子,代天牧民,何为牧?以鞭挞之!”

“叔,您觉得我大楚,还有希望么?燕人再休养生息个几年,必然不会再满足于小打小闹的。”

孟寿看着陈家主;

陈家主抿了抿嘴唇;

“当年我求学于恩师,恩师鄙夷我之出身,是你娘偷用你父印信写了封信于恩师,我这才有入师门的机会。”

“叔何必再谈及这些。”

陈家主一直觉得,

自己母亲当年和孟寿,可能有那么一段……

但自己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爹娘更是早就作古,实在是没兴趣再在这个时候去分辨到底谁才是自己亲爹了……

孟寿举起一根手指,

陈家主马上将双掌摊开合并奉上,

孟寿在其掌心,

写了一个字:

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